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会宁在线 首页 数码 查看内容

去?留?特朗普政府面对巴黎协定的两难选择

2018-03-03|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编者按:之前在国外媒体上看到一篇消息,因为部分重要的成员无法参会,因此原定于4月18日举行、由白宫高级顾问和美国内阁成员参加的关于“美国是否继续留在《巴黎气候协定》内”的会议推...

  编者按:

  之前在国外媒体上看到一篇消息,因为部分重要的成员无法参会,因此原定于4月18日举行、由白宫高级顾问和美国内阁成员参加的关于“美国是否继续留在《巴黎气候协定》内”的会议推迟。仔细读来,这个会议的目的是要帮特朗普总统确定五月份G7会议的立场,即,美国是否继续留在《巴黎协定》亦或是退出该协定。这让小伙伴们倍感诧异:总统先生之前信誓旦旦地要退出《巴黎协定》还言犹在耳,难道本届美国政府的气候变化政策要有所变动?

  4月27日,该会议终于召开。R290快讯将该会议的报道翻译为中文,以满足吃瓜群众的好奇心。

  特朗普总统要最终决定美国在巴黎协定中的去留问题,可能需要同其高级助手和内阁成员另外举行一场白宫高级别会议。

  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4月27日,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举行了关于《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会议,但最终并未能就“去”或“留”达成共识。从目前情况看,可能需要特朗普亲自主持召开会议,才能做出最终决定。

  4月27日的会议上,多位内阁成员和白宫高级顾问轮流对美国应当继续留在或是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及这份协定是否损害美国能源领域的经济增长表达了看法。前述消息人士表示,整个讨论除了偶尔会“稍显激烈”外,一直是在相互尊重的和谐气氛中进行,但这并没有解决两大阵营之间的分歧。

  “我们可能不得不再召开一次会议,并且需要由特朗普总统主持。”该消息人士说道。

  4月27日召开的会议旨在帮助美国官员就此议题达成共识,并形成建议案后,在下月底G7会议举行之前呈请特朗普总统。而特朗普总统预计将根据该建议案,在G7会议之前宣布美国对于巴黎协定的态度:去,或是留。

  近日,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呼吁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据称他在这一问题上已取得了总统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支持。而支持美国继续留在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中的美国政要包括特朗普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伊万卡·特朗普的老公)和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等。前述消息人士表示,在4月27日的会议上,两大阵营的各位官员针对这一问题的观点并未改变。

美国环境保护署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

  就在白宫召开此次会议之前,美国矿业协会(代表美国煤炭行业的一个重要贸易团体)的立场大变,建议特朗普总统带领美国退出这一全球性气候协议。

  美国矿业协会当天给特朗普总统递交了一封信函,陈述了巴黎协定对美国矿工的不利影响。这表明美国矿业协会对巴黎协定由此前的中立态度已发生180度的大转变,继而还会将视线移向国内,终止美国环保署的清洁电力计划(Clean Power Plan)以及其他奥巴马时代的气候政策。美国矿业协会拒绝披露这封信件的具体内容。

  美国矿业协会发言人卢克•波波维奇(Luke Popovich)表示:“美国矿业协会认为巴黎协定不能让美国在确保可负担的能源供应与促进创新和经济建设之间取得良好平衡。

  “去”和“留”两大阵营都在争取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而这两个选项都会使现任政府面临潜在风险。选择退出这一协定将让特朗普总统得以履行其“退出协定”的承诺,但这可能会使有关贸易和其他问题的国际谈判变得更为复杂。如果美国选择继续留在巴黎协定中,这可能会让那些将气候变化视为近忧的国际伙伴们长舒一口气,却可能会在共和党内引发不满。

  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凯文·克莱默(Kevin Cramer)在美国总统大选前曾担任特朗普的能源问题顾问。在他看来,这次会议仅仅标志着一场“围炉谈话”的开始,而不是结束。而这场“围炉谈话”在本周前不会得出结果。

  “今天的会议所产生的效果目前还不明显,”克莱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而这也在我意料之中。不过,这是各种不同声音第一次有机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通过论辩的方式对这件事加以解决。”

  气候“否决票”

  消息人士指出,美国矿业协会的态度逆转源于星期二的一次会员投票。普鲁伊特一直是特朗普政府中反巴黎协定阵营的旗手,他在美国矿业协会这次投票之前访问了该协会。但是,波波维奇否认了有关普鲁伊特要求该协会支持其立场的报道。

  虽然波波维奇表示整个行业同普鲁伊特这位“很多非常伤害我们行业的法律制定者”接触频繁,但是他不认为普鲁伊特对于巴黎协定的立场具有决定性。

  “波波维奇承认“行业内有多种不同意见”,但反巴黎协定一派最终在投票中获胜。”

  今年春天,白宫内力挺巴黎协定的一派为了取得煤炭公司的支持,提议放松美国的排放承诺。云顶能源有限公司(Cloud Peak Energy Inc.)、皮博迪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 Corp.)和阿尔伯格煤业公司(Arch Coal Inc.)表示了对这一提议一定程度上的支持。力拓集团(Rio Tinto PLC)和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这两家大型国际采矿公司在上周签署了一份信函,支持美国留在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之内。

  不过,波波维奇表示,行业内部普遍认同普鲁伊特的说法,即对于煤炭行业的生计前途来说,在今年三月特朗普颁布的行政命令面前,巴黎协定显然已成了挡路虎。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推翻了之前对发电厂的一系列规范条例,并尝试废除上届政府气候政策中的其他部分。

  特朗普总统的这些行政命令与美国留在巴黎协定内是否是绝对冲突的?即使是反对美国环境保护署电厂规范条例的共和党议员也并没有完全达成一致。普鲁伊特认为,留在巴黎协定内将使得美国更难以废除现有的温室气体排放规定,且为以后的政府颁布替代法规创造了条件。但一些共和党人写信请求特朗普总统在放弃前任总统奥巴马排放限制的同时继续让美国留在巴黎协定中。

  4月27日,北达科他州国会议员克拉默在与另外八名共和党议员共同发给特朗普的一封信件中表示,美国留在“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框架中,将让特朗普总统拥有“否决”可能损害化石燃料行业的全球行动的权力。尽管欧洲国家和其他国家都在试图逐步淘汰煤炭能源,美国则可以利用其优势地位继续推动煤炭发电,并为碳获取、利用和封存技术争取资金支持。

  “我们应该与我们的盟友密切合作,共同开发、部署和商业化利用清洁技术,以在未来全球气候议程的框架下确保化石燃料的地位。”这封信件写道。

  代理战争&国际官僚主义

  力挺美国留在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支持者正在积极推动降低美国在减排方面的承诺。目前,美国政府承诺到2025年减少26%—28%的温室气体排放。但替代方案尚未提出,克拉默也拒绝透漏当天会议中提出的具体减排比例。

  不过,克拉默批评上届政府在制定排放标准时未能考虑到可再生能源涌入可能造成的电网系统可靠性削弱这一因素。

  “我认为,白宫首先要做的绝不是确定减排目标,而是在设立这些目标时能够加入更多的利益相关者,组织更多的机构间协商,”克莱默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我尚不清楚这具体可能涉及哪些相关方。”

  但共和党策略分析师麦克•麦肯纳(Mike McKenna)认为,克莱默信件的签署人大多来自产煤区,他们会因为支持巴黎协定而在选举中败北。

  “当他们的选民看到自己的代表竟然赞成国际社会上他国官僚对美国人如何生产和消费能源指手画脚时,没有几个会感觉舒服。”麦肯纳表示。

  采矿行业内部也是意见不一:大型跨国煤炭和硬岩开采公司一般倾向于支持美国留在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内,而小型的家族企业则一般会采取更加谨慎的立场。

  进步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保罗•布莱索(Paul Bledsoe)认为,美国矿业协会的最新举动可能源于来自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竞争加剧,而这两个行业一边倒地支持美国参与巴黎协定。

  “巴黎协定其实是一场美国大型天然气和大型煤炭公司之间对减排标准的‘代理战争’。”布莱索说。

  如今,如雪佛龙公司和埃克森美孚公司等美国石油生产商已经在无利可图的天然气生产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对他们而言,国际气候变化措施不但能永远压制煤炭的地位,也能同时刺激长期的天然气投资。

  注:该新闻译自E&E News网站(www.eenews.net)的气候在线(CLIMATEWIRE)栏目。疏漏之处,敬请谅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