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会宁在线 首页 生活服务 查看内容

夷门·铁塔·李梦阳

2018-07-12|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上世纪初的大梁门、铁塔□鲁枢元“风雅一隅”,是指开封城的东北隅。而开封城的方域,随着历史的变迁,也在变迁。春秋之际,尚不过是郑国东边的一个小邑,及至战国,开封作为七雄之一的魏国的首都,名曰大梁,成为威...

  上世纪初的大梁门、铁塔

  □鲁枢元

  “风雅一隅”,是指开封城的东北隅。

  而开封城的方域,随着历史的变迁,也在变迁。春秋之际,尚不过是郑国东边的一个小邑,及至战国,开封作为七雄之一的魏国的首都,名曰大梁,成为威震中原的一方重镇。秦始皇武力统一中国后,开封几成废墟;经过隋唐五代的复兴,到了北宋王朝定都开封,开封一度成为显赫于世界的大都市。北宋南迁,开封落入金兵之手,再度成为荒草埋径、狐鬼出没的废城,直到明朝建立,朱元璋的第五个儿子朱棣在开封置周王府,开封又一次恢复元气。

  读河大教授周宝珠先生关于开封历史研究的书,觉得我记忆中的开封城,其规模虽然不如宋时的东京,不如魏国的大梁,但核心地段似乎一直未变,起码在我上世纪60年代末出走开封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其城池的方位架构,大抵一如明代的开封府,宋代的东京里城,魏国大梁的内城。在这块土地上,厚厚地积淀了两千多年的古代文明。

  胡朴安的《中华全国风俗志》中写到开封民风民俗时开列出以下评语:梁魏之墟,人多俊髦好儒雅,杂以游豫,有魏公子之风……里多壮士,任以敦睦为良,而耻告讦,平原修野,故其人坦易,巨涛大河,故其人结博。

  也许只是我自己的偏见,开封的许多文明胜迹,诸多是蕴藉在古城东北一隅,这固然是因为河南大学这座百年老校就位于古城的东北隅,还因为我,以及我的父亲都出生在这方土地上,因此便对这方水土拥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且不说明、清两朝那些星罗棋布在东北一隅的文化景点如仓颉台、香山寺、观音寺、寿春园、蓬莱阁等,另有几处声名显赫的文化遗存,也都在此一隅。

  “火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五州。”司马迁在《史论》中说:“夷门者,城之东门也”。夷门乃战国时代魏国国都大梁的东门。北宋里城东北角上有夷山,夷门也应在此一带,或许就是如今河南大学家属院所在的“苹果园”、“仁和屯”一带。夷门的流芳百世,应该感谢太史公在《史记·魏公子列传》中论述的那个悲壮凄迷的故事。其中的关键人物是侯嬴,而重要场景就是夷门。这位侯嬴老头儿就住在夷门,为“夷门监者”。他地位卑下,智勇过人,一诺千金,义高千秋,以七十高龄具体指导魏公子信陵君完成了“窃符救赵”的历史大事件。我仔细数了数,“夷门”在《史记》的这一名篇中出现了六次之多。事情过去几百年后,汉高祖刘邦过夷门思先贤,尚令百姓奉祠祀之。司马迁自己“过大梁之墟”,也曾特意向当地父老“求问其所谓夷门”。至唐代,王维咏夷门诗:“向风刎颈送公子,七十老翁何所求”,对于这段历史典故仍感慨不已。战国时代的夷门虽早已湮没在历史的荒芜中,却成为一个文化符号被历代文人骚客反复吟诵。

  史称信陵君的府邸就在如今大相国寺的位置。往昔,我漫步开封街头时常常设想,当年魏公子的车驾或许就是从相国寺附近出发,经过自由路,南北土街,曹门大街东环路去到苹果园附近的夷门的,正常的速度要走上半个小时。

  而开封的另一处名胜“铁塔寺”,就建在往昔的夷山上。

  开封人所说的“铁塔寺”,其源头可上溯至北齐天保十年(公元560年)的独居寺,唐开元十七年(公元730年)玄宗改建为封禅寺,宋太祖建国不久改为“开宝寺”,其东院又称作“上方寺”,明代又改作“佑国寺”。明代学者李濂《汴京遗迹志》一书中指出:寺在“城之东北隅安运门里夷山之上”,寺内“有漆髤菩萨五百尊,并转轮藏黑风前有白玉石佛,后殿内有铜铸文殊、普贤二菩萨骑狮、象莲座,前有海眼井,世谓七绝。”如今这些绝世之宝都已灭绝于岁月风尘之中,唯独那座十三层的铁色琉璃塔依然屹立于开宝寺的旧址。

  “铁塔行云”乃汴城八景之首。岂不知铁塔除了“行云”,还有“行火”之说。据史书记载,太平年景每逢正月十五,铁塔自下而上遍点灯盏,一次用油数十斤,远望如火龙一般。曾有诗人如此描绘:“老天摘下十万星,悬空不系光融融”。铁塔寺前,游人携酒鼓吹,团聚歌饮,施放花炮,夜阑不归。这很有些像台北101摩天大楼点燃节庆焰火的情景。说不定这就是中原风俗文化流台的一个例证。

  铁塔既为开封城东北隅的一处胜景,遂成为古来众多诗人流连吟诵的题材。堪称佳作的如李绿园的《登大梁上方寺铁塔绝顶》:“浮图百尺矗秋光,螺道盘空俯大慌。九曲洪波来碧落,两行高柳入苍茫。宋宫艮岳埋于土,周府雕垣照夕阳。唯有城南岑蔚处,吹台犹自说梁王。”我少年时代登铁塔,也曾极目搜寻,虽不见黄河,倒也能感觉一片苍茫,而南部的禹王台蓊郁的树木,倒是可以看得见的。因为那时的开封城中还没有一座超过三层的房屋建筑,一般人也还没有见过纽约的摩天大楼,在开封人看来,这十三层的铁色琉璃塔已经凌云、摩天了!我只记得,那时站在铁塔下仰望蓝天白云映衬下的塔端,感觉都有些晕眩!如今,“楼高塔矮”,这也是现代社会在多方赢利之后的一个亏损。

  另一首咏铁塔的好诗是明代诗人“前七子”的灵魂人物李梦阳写下的:“铁塔峙城隅,川平愈觉孤。登天盘内磴,落日影东湖。风袅垂簾铎,云栖覆顶珠。何年藏舍利,光彩射虚无。”诗句直抵佛法的广大与虚无,不愧为才思敏捷的大手笔。李梦阳(1473—1530)字献吉,号空同子,祖籍河南扶沟县,少年时便随父迁往开封。他出身寒微,为人刚直,史称其“才气自负”、“傲睨当世”,屡屡碰撞皇亲国戚、权豪势要,多次被贬入狱而始终不悔,彰显了开封人“任侠尚气”、“节义自重”的德行,在士林中获得极高声望。关于李梦阳在文学艺术方面的贡献,章培恒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编著的《中国文学史》中曾给予高度评价。李梦阳追古崇古而不泯古,并不惮于自我批评。他一再张扬古人诗词中的“风骨”与“格调”,借古讽今,一扫“台阁体”长期统治明代诗坛的僵化与死气。

  李梦阳43岁被再次罢官,晚年是在开封故居度过的。今人孔宪易先生在校注明代佚名氏所著《如梦录》时指出,李梦阳的旧居可能就在如今开封市的南京巷北口路东。这南京巷的南口,就是东大街,一直往东去就是曹门;其北口是文庙街,文庙街东去连着双龙巷,双龙巷再往东,就是我家故宅所在的十二祖庙街。我虽然在十二祖庙街出生并一直住到大学毕业,对这条街道的名称与历史始终搞不明白。

  《如梦录》中记述说:曹门往北,“十二祖母庙,内有宋铸铜菩萨,极工细,花纹上有铸就熙宁通宝钱数枚。”由此看来,我家居住的这条小街最早在宋,最迟在明就已经有了。小街的全称应是“十二祖母庙街”,而我早先在《蓝瓦松》一书中的诠释并不靠谱。况且,“小街”原来也可能是一条“大街”,只是后来败落了,到我记事的时候,庙里的菩萨早已不是宋代铜塑,而一律灰头灰脑的泥塑了。

  李梦阳一生著述甚丰,有《空同集》六十六卷。史载其为官清正,性情刚烈,一心仗义执言、为民请命,不惜得罪那些权倾朝野、贼民祸国的太监、外戚、侯爷,几乎招来杀身之祸。能有这样一位古时的乡邻,让人肃然起敬、引以为荣。???1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