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会宁在线 首页 机构要闻 查看内容

中共七大:朱德“出太行”,铤而走险

2018-09-06|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举行。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547人,候补代表208人,代表全国121万名党员。毛泽东致开幕词,向大会提交《论联合政府》的书面政治报告并...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举行。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547人,候补代表208人,代表全国121万名党员。毛泽东致开幕词,向大会提交《论联合政府》的书面政治报告并作口头报告。大会制定了党的政治路线,确立了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总结了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和党的建设的经验,概括了党的三大优良作风。七大真正形成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

  六大(1928年)到七大,是间隔时间最长的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其实,早在1931年1月,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就将召集七大作为全党“最不可延迟的任务”之一。但直到抗战全面爆发后的1937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才正式通过关于准备召集七大的决议。

  由于当时一直处于极其严酷恶劣的内外战争环境下,且全党对于重大是非问题还未形成一致看法,七大再三推迟。直到1945年整风运动结束后,七大才得以顺利召开。这一开就是50天,也成为党的历次代表大会中会期最长的一次。

  七大是在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中心延安召开的。这是民主革命时期最公开、最开放的党代会。但是,战争年代,各地代表来延安开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自1939年中央明确要求各地代表选出待命后不久,代表们即陆续从各抗日根据地、国民党统治区和沦陷区向延安集中。

  1940年4月25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从第一二九师师部山西潞城北村出发,前去洛阳与卫立煌谈判,然后前往延安参加七大。因1939年底国民党顽固派发动反共高潮的影响,当时的国共关系还很紧张。朱德夫人、后来也是七大代表的康克清问他:被国民党抓住,坐牢怎么坐法?朱德回答说:不知道。康克清又问:我们两人一起坐牢还好办,遇事有个商量。若是分开怎么办?朱德说:当然分开。既然抓起来,他们就不会把我们两人关在一起。康克清听了,不免有些顾虑。

  朱德看出康克清的心情,笑着说:我的好同志,你放心,卫立煌这个人不是顽固派,他一贯主张国共合作抗日,反共摩擦不是他的本意。我们处处团结他,争取他,他这次既然来电报欢迎我去,就决不会把我们抓起来。当然,提高警惕是必要的。

  5月5日,朱德一行抵达河南济源县,夜宿该县刘坪,这里已是太行山的尽头,到了黄河边上。第二天朱德就要离开这座曾经浴血奋战近三年的山脉了,不由得心潮起伏,思绪万千。那首著名的七绝《出太行》就是这时写的:

  群峰壁立太行头,

  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烽烟红似火,

  此行当可慰同仇。

  5月6日,朱德一行离开太行。7日,渡过黄河。卫立煌果然对朱德十分友好,专门派人、派车在黄河边上接朱德到洛阳。谈判气氛也很融洽,朱德提的要求大多得到满足。几天后,朱德一行乘火车到西安,几天前刚从延安来的周恩来亲自到车站迎接。自六届六中全会后,两人快两年没见面了。这时,有一批准备到延安的干部、进步人士和青年因被国民党当局阻拦而滞留西安,其中有著名文学家茅盾。5月24日,他们与朱德同行,分乘三辆大卡车驶向延安。途中,朱德提议拜谒黄帝陵。26日,朱德回到延安,受到延安干部和军队、民众的热烈欢迎。

  北方局的杨尚昆与广东的古大存、方方及从山东途经太行的徐向前等,于1940年11月同行来延安参加七大。那正是皖南事变前夕,日军对华北根据地施行“囚笼政策”。太行军区派一个旅送他们过同蒲铁路,晋西北军区又派一个旅来接应。一行人于年底到达延安。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唱起这首歌时,你可能会记起铁道游击队故事中的这样一个情节:游击队接受了一项政治任务,护送胡服同志穿越敌人的封锁线。这位胡服同志就是刘少奇。1942年3月19日,他带领华中赴延安干部100多人,在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一个团的护送下,从苏北阜宁单家港出发,踏上前往延安的千里征程,准备筹备和参加七大。

  三年前,刘少奇从延安奔赴华中时,凭着同行的徐海东挂有国民革命军少将军衔,比较顺利地到达华中。路上虽然难免长途跋涉的辛苦,也遇到过国民党军队多次刁难和日军飞机的轰炸,但都有惊无险地闯过来了。而今,情况要严重得多。日军从1941年春开始,在华北全面推行更加野蛮的“治安强化”运动,在将近3000公里的铁路、公路两旁,掘了二丈宽、一丈二尺深的壕沟,筑碉、筑墙,企图隔绝各敌后抗日根据地之间的联系。国共两党关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国民党当局对各抗日根据地实行严密的封锁,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

  历时9个月的艰险“小长征”,穿过100余道敌人的封锁线,刘少奇终于在年底到达延安。

  “山一程,水一程,万里长征足未停。太行笑相迎。昼趱行,夜趱行,敌伪关防穿插勤。到处是军屯。”这是陈毅赴延安途中所作的一首词。他走了近半年。而从海南岛来的代表,途中竟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还有多名代表在途中牺牲了。

  代表们历经艰险,分批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宝塔山下。由于会期的推延,许多人已在延安等待几年。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战争年代召开一次党代会,是多么不容易!(摘编自李颖著:《党代会历史细节:从一大到十八大》,党建读物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