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注册 | 找回密码

会宁在线 首页 国内科技滚动 查看内容

卡兰尼克还有乔布斯式逆袭的希望吗

2018-03-05|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张锐在卡氏去职三个月后,Uber董事会找来了新CEO——Expedia负责人科斯罗萨西。他不仅点燃了在线旅游预订行业,让旅行社走向消亡,还为投资人们带来了稳定回报。因此,人们相信,科斯罗萨西很可能会...
□张 锐

在卡氏去职三个月后,Uber董事会找来了新CEO——Expedia负责人科斯罗萨西。他不仅点燃了在线旅游预订行业,让旅行社走向消亡,还为投资人们带来了稳定回报。因此,人们相信,科斯罗萨西很可能会给Uber带来一次重振机会。

全球互联网打车巨头Uber董事会日前投票通过了包括软银等三家企业组成的财团出资690亿美元收购Uber10亿美元到12.5亿美元新发股份的决定,Uber董事会人数则从11人增至17人。分析人士认为,以上两项公司治理变革显著削减了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影响力。

Uber从卡兰尼克在8年前创建至今,麻烦与纠纷应接不暇,卡兰尼克成了最为焦虑和最为痛苦的CEO。落地之初,在旧金山、弗吉尼亚和内华达等不少州府遭遇官方拦截与驱逐,进入德、法、澳及韩国、加拿大和印度等国也先后被围堵与叫停。而对来自政府的监管,卡兰尼克表现一副强硬姿态,用他的话说就是“尝试突破极限,把油门踩到底”。因此,在美国堪萨斯城被监管后,Uber公开表示当地政府颁布的政策“反科技”;在澳大利亚昆士兰被监管后,Uber斥责政府的规范是“过时的”; 在韩国被禁后,Uber嘲讽首尔市政府“生活在过去”。在“口水”还击的同时,Uber还就法、德、西班牙等国禁止Uber在当地服务向欧盟投诉。分享经济的诱惑与潮流最终还是倒逼各国政府为Uber让出了一条行驶之道,Uber的车轮目前滚动到全球70多个国家。

也许是基因的作用,Uber在世界各地行进过程中一直未能摆脱野蛮生长的痕迹。且不说在美国、印度等地Uber男性司机强奸女乘客这些闹得沸沸扬扬的丑闻,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披露的最新资料,Uber使用的名为“上帝视角”的工具,在详细追踪每辆Uber汽车时,本应被匿名处理的乘客详细信息乃至用户的活动日志也都明文显示且为Uber员工悉数掌握。Uber还多年使用反钓鱼执法工具“灰球”,非法获取不同国家警察和交管部门官员和执法人员的电话号码,而被“灰球”记录在册后,这些政府公职人员不是叫不到车,就是只能叫到“鬼车”(没有真车,却会显示在Uber应用的地图里)。Uber此举的目的在于干扰与阻挠当地政府部门对其违规行为的查处。

Uber在商业竞争轨道上也屡屡跑偏。除了使用名为Hell的工具来刺探竞争对手Lyft的运营状况丑闻被抖落外,Uber还被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部门Waymo推上了被告席,原因是Waymo一名员工在离职前窃取了公司的机密资料后成立自驾车公司Otto,后来被Uber收购。Waymo于是以商业窃取与滥用及专利侵权为由对Uber提起诉讼。此外,在年初美国出租车司机罢工抗议特朗普移民禁令的活动中,Uber宣布取消机场地区的临时涨价,此举视为利用罢工机会增加业务订单,随后引发了20万用户删除Uber账号的行动。

外在形象接连受损,Uber紊乱的内部管理文化也屡屡见诸报端。过去两年,Uber克扣了纽约司机的数百万美元收入,Uber公司人员还存在性别歧视及性骚扰等恶劣行为,甚至一段有关卡兰尼克因车费问题而责骂一名Uber司机的视频也被推送出来。上述恶行引来了美国司法部的介入和调查,形成的最终建议是卡兰尼克放弃作为CEO的职责。随后,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亚洲业务总裁和产品及增长副总裁等10多名高管悉数辞职。

更要命的是,尽管Uber的市场估值达625亿美元并被视为世上最具价值的科技企业,但由于扩张成本过大,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在去年亏损了28亿美元的基础上,今年上半年再次大亏12.42亿美元。不仅如此,自从去年从沙特阿拉伯融到一笔35亿美元资金后,Uber近一年多未得到外来资金注入。据研究公司Second Measure统计,Uber的美国市场份额从年初的84%降到目前的77%,而同期其竞争对手Lyft的订单上涨250%。资本很快看到不祥之兆。在Uber的九个主要投资者中,有5位要求卡兰尼克立即辞职。无奈之下,卡兰尼克6月底悻悻走人。

卡兰尼克尝到了乔布斯当年同样的痛苦——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最终落于他人手中而“父亲”被无情地扫地出门。不过,不同于乔布斯被苹果董事会赶出后清空了手中所有苹果股票,卡氏不仅名义还留在Uber董事会,也没有丝毫变现手中的股票,在离开时在给员工的邮件中他还在末尾加了一句:“相期不日重逢!”外界于是猜测,就像当年乔布斯在苹果董事会主动邀约下回到了苹果,卡氏也有可能重回Uber。而在卡氏离职次日,也确有上千Uber员工签名要求他回归。

不过,就在卡氏去职3个月后,Uber董事会找来了新CEO——Expedia负责人达拉·科斯罗萨西。科斯罗萨西在Expedia浸淫12年,不仅点燃了在线旅游预订行业,让旅行社走向消亡,还让Expedia的股票从大约每股15美元涨到143美元,为投资人们带来了稳定回报。因此,人们相信,科斯罗萨西很可能会给Uber带来一次重振机会。当然,如未能让Uber的经营好转甚至更恶化,也不排除Uber董事会会抛出请卡氏回归的橄榄枝。但即便有这么一天,卡氏也须像乔布斯当年重振苹果那样来重塑Uber,彻底扔掉昔日野蛮生长的思维定式,在财务准则与社会准则、在商业准则与道德准之间找到维系平衡的逻辑支点。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最新评论